當前位置:首頁 >> 非遺文學 >> 非遺微雜志
非遺微雜志
板頭曲遠近談
點擊: 次  發布時間:2016/10/30 17:26:15

板頭曲遠近談

  時間:2016-8-4
文:李平軍(南陽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板頭曲”是用箏、琵琶、三弦、楊琴等弦索演奏的器樂曲。這些樂曲在民間以工尺譜和藝人口傳心授方式進行世代相傳!鞍孱^”一詞見于《一素子琵琶譜》(乾隆二十七年抄本)“調八操板譜本調正音古傳”中,三操《魚嬉春水》注“順帶板頭”,四操《龍鳳飛舞》注“接補板頭兼順帶板頭”的兩則注腳中?芍1762年前這些“古調板譜”(六十八板曲)已被稱作“板頭”。
      板頭曲的音樂結構(特點)基本上是由六十八板(即2/4拍六十八小節)或三十四板(即1/4拍,可反復)構成。這種六十八板、三十四板音樂結構的“板”,是指強拍,弱拍叫“眼”。在我國傳統音樂中,是以“板”和“眼”的不同排列來表示不同的“板、眼”節拍的!鞍濉笔菗艄潣菲,有叫檀板(檀木作成)的,有叫手板的,南陽叫“勻板”、“牙子”。
      板頭曲的板式結構分為一板一眼(2/4拍)、有板無眼(1/4拍)兩種。但在演奏中還會出現另一種板式,圈內人士叫它“隔子板”,即是隔一板擊一板,成一板三眼(跨2 /4拍的兩個小節),隔子板一般適用于肅穆、抒情的曲子,對于心板(節奏感)較差的人,難度較大。
      板頭曲與大調曲子(鼓子曲)
      曾經有人認為“板頭曲與大調曲子是一回事”,還有“板頭曲是來自鼓子曲”,這些認識應該是事出有因的。就南陽地區來說,既沒有像北宋東京的“勾欄”、“瓦子”、“教坊”之類專一的弦索演奏場所,也沒有專一聽樂曲的堂會,更沒有以營業為目的的板頭曲的演奏班子。鼓子曲的主要伴奏樂器,鄧州叫做“三弦、琵琶、箏外加小二嗡(軟弓子京胡)”,這也和板頭曲所使用的樂器相同(有的加入楊琴、月琴、墜胡等),掌握這些樂器的人大都會彈奏多少不等的板頭曲。而板頭曲的演奏活動往往是伴隨著鼓子曲同時出現在同一場所。在鼓子曲的演唱中,板頭曲一是作為曲友和聽眾的一種藝術欣賞,二是在鼓子曲演唱時或前或后或中之插曲,也起到了演唱和弦索之協調作用。
      板頭曲早見于北宋(960-1125)距今已逾千年,而鼓子曲(大調曲子)形成于清雍正年間(1723-1735)完善于清乾隆中葉,距今也只有近300年的歷史?梢姲孱^曲至少早于鼓子曲約700年。所以,我認為板頭曲是我國傳統弦索音樂中一個類別,它有著嚴格的音樂結構(六十八板),屬單曲體、主題音樂。而鼓子曲則屬“曲牌連綴體音樂”,它以明清俗曲為主,雜以清代之昆腔、弋陽腔、柳子腔、梆子腔中的一些牌子,以及元之北曲、宋時諸宮調,更有唐代佛曲如《蓮花落》等。板頭曲在鼓子曲演唱中,弦索是伴奏,而它的演奏則屬于弦索音樂藝術鑒賞,所以我認為二者是緊密相關的伙伴關系,藝術上相得益彰。
      板頭曲早見于北宋
      據史書記載,弦索音樂早在南北朝時期已傳入中原。板頭曲早見于北宋都城東京(今開封市)。當時,唐代宮廷燕樂南渡以后流入中原民間,鼓吹樂進入婚喪嫁娶逐漸發展成為民間禮儀樂,弦索彈撥曲和民間俗曲相結合,經歷代藝人口手相授一直在以北宋都城開封為中心的中原民間流傳,藝人稱之為中州古調。
在1956年的全國音樂周,有廣東大浦楓朗箏師羅九香參加,所奏《昭君怨》、《單點頭》、《蕉窗夜雨》、《靠山調》、《玉連環》等均為六十八板曲。據羅九香介紹說他的老師張為祚說過這些曲目是宋朝時祖先南遷(時指靖康之難),由京師藝人帶到廣東的!爸兄莨耪{”客家人世代相傳。由此可見,板頭曲(六十八板曲)在北宋時期已廣泛流傳。
      清至民國年間的板頭曲
      清至民國年間,在豫南的遂平、泌陽、汝南、平輿、西平、周口以及葉縣、舞陽等縣、區,板頭曲的流行比較廣泛。
      清代開封作為河南的首府,板頭曲演奏活動仍十分普遍!吨袊魳肥疯b》168頁之四“器樂”中記載有:清嘉慶時麟慶(1791-1846)撰、江春泉等繪《鴻雪姻緣圖》二冊,有“開封同春園聽箏圖”記《美女思情》、《平沙落雁》、《萬里封侯》、《狀元及第》曲名,所繪三伴樂器為揚琴、箏、琵琶。圖中所演奏的4支曲子,除《萬里封侯》外,其余至今仍保留在“河南板頭曲”中,圖中所使用的琵琶、箏、揚琴樂器,而今既是“板頭曲”演奏樂器,又是“鼓子曲”的伴奏樂器。
      板頭曲在豫南的代表人物之一,遂平魏子獻(1875—1936),善琵琶、箏。民國十四年(1925年)曾在北京道德會教授十三弦箏,曲目以板頭曲《天下大同》、《流水》、《關睢》、《平沙落雁》、《百鳥朝鳳》等為主。其弟子婁樹華于1935年隨中國旅行團赴歐洲介紹箏義,把《天下大同》、《關睢》制成唱片,發行全國。已故的中國音樂學院古箏教授曹正是其第三代傳人。
      泌陽板頭曲代表人物王省吾(1904—1968),善古箏、三弦、琵琶。1956年聘請到鄭州藝術學院教授古箏、三弦,后隨該校并入開封師范學院。他流傳的板頭曲目有《花流水》、《漁夫樂》、《盼夫歸》、《獅子滾繡球》等37首,并珍藏有弦索大曲《劈破玉》一首。
      豫北的曲子傳唱曾被人稱為“中州古調”。民國9年箕城(今郾城縣)王黃石輯錄的《中華俗曲新編》第一集由開封河南印制局印制出版發行,此曲集現藏河南圖書館。另外有一油印版本(16開本),題名就是《中華俗樂中州古調》,也是王黃石輯錄,應是他在豫北汲縣師范時所編印,全為大字工尺譜,收錄曲子50余首,如器樂曲《山坡羊》、《奪箏》、《思秋》、《水仙》等。(見《河南曲藝史》)?梢哉f流行在豫北一帶的“中州古調”所含一是鼓子曲,二是板頭曲。還有豫東北濮陽、商丘,這一時期亦有大調曲子和板頭曲的演奏活動。
     在《中國民族民間音樂集成·河南卷》中,收集了河南板頭曲《高山流水》、《天下大同》等118首。在《中國曲藝音樂集成·南陽資料卷》中收集的南陽板頭曲為55首,還有很多沒有收錄成佚,在民間自生自滅。直到民國初年,曾在河南廣為流傳的板頭曲只有豫西南之鄧州、鎮平、內鄉(含西峽)、淅川、新野、南召、原南陽縣(今臥龍、宛城兩區之大部分地區)、唐河等尚有余續。
      板頭曲在南陽比較活躍。鄧州市有史可考的第一代傳人周四少(名及生卒不詳)于清嘉慶年曾在北京作琵琶請客,返鄧時曾帶回《天下大同》等板頭曲5首及鼓子曲“京垜子”《趕韓信》,此曲至今仍在南陽一代傳唱。
      曹東扶為板頭曲鄧州第四代傳人。其琵琶師從馬萬壽,人稱“琵琶神指”。馬萬壽曾于光緒年間在縣城西閣茶樓“對板頭”(“對”含兩個意思,一是相互印證,二是比賽)。曹東扶古箏師從徐金山,三弦師從馬樹章。曹東扶20歲時已名燥宛西,人稱“絲弦王”,也有稱“西霸天”,這些稱號說明曹東扶當時的大調曲、板頭曲唱奏在宛西無人能及。1934年曹東扶把絲弦箏改為鋼弦箏,并開始用兩年的時間和絲弦名家趙金鐸、趙殿臣、王佑民等人整理了流傳下來的或完整、或殘缺不全的板頭曲工尺譜,經過大師名家們的去偽存真、去糟留精,加工整理后,這些板頭曲的音樂形象更加豐滿,結構完美的有《高山流水》、《打雁》、《陳杏元和蕃》、《蘇武思鄉》等板頭曲20余首。
      板頭曲及大調曲子的活動場所,在鄧州城鄉比比皆是。城內的小西關、小東關、花園街等曲子茶社就有20余家。鄧州的汲灘、構林、厚坡、張村四大古鎮和不少小村鎮,甚至農村庭院,打麥場上,鄉民們在工余、農閑時唱曲子、聽板頭,絲弦之聲,相沿已久,成為了當地民間的民風民俗重要的文化內容。
      建國前鎮平有兩個人氣很旺的“曲子窩”,一是賈宋,二是石佛寺。單就石佛寺,曾有商行和以制作銷售玉器為主的店鋪110余家中,就有三弦97把,每天的茶余飯后,特別夏日之夜,處處洋溢著絲弦之聲。
      這里特別要提出一位為板頭曲傳承做過重大貢獻的鄧州人楊全瑞先生(1925—1979)。他首次將板頭曲工尺譜翻譯成簡譜,并由自己出資印刷成書,這部石印版的板頭曲譜集《宛曲一隅》,為南陽的板頭曲的傳承和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楊先生才華橫溢,吹、拉、彈、唱功底豐厚,尤其長于三弦,更酷愛大調曲子及板頭曲。他1944年畢業于開封師范藝術班,1948年肄業于國立中央大學音樂系。于1950年初就任于南陽師院前身之南陽師范音樂教師,1979年任教于鄧州市第一中學,同年病故。
      1943年楊全瑞在開師(時該校遷入鎮平石佛寺)上學時,將他收集來的板頭曲工尺譜翻譯整理為簡譜,收錄板頭曲26首,石印約百余本。為板頭曲搜集、傳播作出過貢獻的還有唐河縣太和區(今社旗縣太和鄉)曾任過偽區長的李柏芝,善三弦、琵琶,演奏板頭曲及大調曲子的伴奏,三弦彈奏技藝嫻熟,出神入化。
新野籍河大國語系教授張長弓先生,在20世紀40年代在南陽一帶跋山涉水步行千里,尋曲覓譜。他曾于1948年成書有《鼓子曲言》、《鼓子曲存》、《鼓子曲譜》,收錄有《平沙落雁》、《泣顏回》、《上樓》、《下樓》、《高山流水》、《山坡羊》、《春閨怨》等多首板頭曲。他收集的弦索大曲,《劈破玉》就是經唐河李柏芝之手轉錄的。
      建國后的河南板頭曲
      板頭曲在南陽民間流行的區域,一是宛北石橋(含安皋)為中心,二是宛東以唐河(含賒店)為中心,三是宛西南以鄧州(含新野、鎮平、內鄉、淅川)為中心。在建國后,宛東、宛北在民間板頭曲的活動已不如以前,但還有余熱。
       板頭曲演奏活動尤以鄧州最為活躍,掌握板頭曲演奏技術的藝人較多,并有常年固定的活動場所。在這里要提到曹東扶先生,他是一代宗師、著名古箏表演藝術家、中州派古箏代表人物。建國后曹先生在板頭曲的傳承與發展有了新的建樹,做出了更加卓越的貢獻。1953年初,他在參加河南省第一屆民間藝術匯演后,同年四月以他為首與鄧縣(今鄧州市)謝克家(三弦)、何益之(箏)、姚榮之(三弦、唱)、吳宗臣(箏)和原南陽市的尹四功(洞蕭),泌陽(當時屬南陽專區治)王省吾(箏)等組成河南代表隊,參加中南五省第一屆民間歌舞匯演。曹東扶箏獨奏板頭曲《打雁》榮獲一等獎,并接受了與會的中央民族音樂研究所李佺民和中央音院聲樂教師男高音歌唱家張魯的特邀,除尹四功外,又特邀南陽師范楊全瑞(作記譜)。同年5月去天津、中央音樂學院錄制了板頭曲16首,大調曲曲牌、唱腔50余支,后輯錄成書。這是建國后由國家藝術研究部門第一次對板頭曲記錄成書,引起了我國音樂界的廣泛關注。
      1953年7月,曹東扶受開封藝師邀請,舉辦了“曹東扶先生音樂會”。會上演奏了板頭曲《高山流水》、《閨中怨》、《打雁》等,受到全校600名師生熱烈贊譽,就連一些瞧不起民樂的西洋樂教師也贊不絕口。
      1954年元月,曹東扶被聘任為河南師范?茖W校體藝科任古箏、三弦、琵琶教師。1956年調任中央音樂學院古箏教師,音院由于先生的到來首開了古箏專業。1962年又調入四川音院。所到之處他的第一課就是板頭曲《高山流水》?梢赃@樣說,曹先生是把河南板頭曲引進國家高等音樂院校的第一人。他像蒲公英一樣,走到哪里就把河南板頭曲的種子撒在哪里,使之繁衍開花結果。1964年因水土不服,曹先生又回到河南省歌舞團任民樂藝術顧問;1965年回南陽舉辦河南省大調曲子培訓班,又培養出張家英(箏)、郝承謙(琵琶)等一批既能伴奏大調曲又能演奏板頭曲的優秀演奏員。
      在1998年曹東扶“百年祭”時,他的學生,原中國音協書記處書記馮光玨作了這樣的評價:“曹東扶先生是20世紀我國最杰出的民族音樂家”,“東扶先生是對板頭曲的提高發展做出了極為重要的貢獻”,“經他教誨的學生,如今已是桃李滿天下,昔日的曹派弟子,許多現在都是大學教授、國家一級演奏家及藝術團體的骨干”。
      河南板頭曲的傳承
      舊時,板頭曲在民間以工尺譜、藝人口傳心授的方式世代相傳。它一般說來沒有固定的師徒關系,也沒有強制性的傳授方式,習者靠個人愛好和志趣,師者靠觀察習者從藝之靈性和學藝態度而有所為、或有所不為。也有不少習者是在板頭曲演奏現場耳濡目染、旁聽側記而無師自通。然而板頭曲的演奏活動在某一地區、某一時期,都會自然出現一些德藝雙馨的代表人物。他們以精湛超群的技藝、誨人不倦的藝德,傳授一批人,影響一批人,帶動一批人,形成了代代傳承的習俗,是一種“社會自然傳承”模式。
      此外,還有家族傳承形式。有兩代傳承:如原南陽縣安皋鎮,今南陽市第二人民醫院名中醫黃天錫(1928年生),長于三弦,他的三弦演奏技術精湛超群,編著出版了大調曲子《黃天錫三弦伴奏技術》一書。收授了一批學生,曾被聘任為南陽師院音樂學院三弦客座教師,而天錫就是師從其父黃星源(1876—1958)。
      三代傳承:如鎮平縣賈宋鎮李志珍(生卒不詳),善三弦,傳之兒子李光龍(1920—1993),兒子又傳兒子李先鋒。三代相傳的板頭曲有《打雁》、《葡萄架》等,這三代又都是彈唱大調曲子的行家里手。
一代宗師曹東扶先生,而今已是四代相傳的弦索、板頭曲音樂世家,曹氏四代音樂世家在國內實屬罕見,他們對于民族音樂特別對板頭曲的傳承作出了不可抹滅的貢獻。
      在南陽市所屬縣、市、區板頭曲之代表人物:鄧州市從清末周四少開始至“文革”前,已傳至七代。第二代馬騰龍(1832—1913)、第三代馬萬壽(1863—1939)、第四代曹東扶(1898—1970)、第五代楊全瑞(1922—1979)、第六代宋光生、第七代崔士功。臥龍區朱富慶(1918—2003),今張家華;宛城區赫吾齋(1869—1948)、今黃天錫(1928年生);鎮平賈景樞(1911—1977)、今李先鋒(1957年生);新野趙殿臣(1915—1981),今田愛蘭;西峽李文召(1908—1998),今劉明俠(1946年生);淅川李仲甫(1908—1987),曾任湖藝三弦教授,今習謙(1945年生);內鄉符寶策(生卒不詳),今楊云亭;唐河李柏芝(1890—1951),今王愛華(1948年生);南召郭子久(1890—1962),今和祥云(1941年生);社旗吳太禹(1862—1942),今宋萬榮(1944年生);方城宋芳洲(1941—1976)。
      板頭曲傳承的“憂”和“喜”
      板頭曲,由于在省內其它地區早已銷聲匿跡,所以而今被人們稱為南陽板頭曲。在民間目前僅有南陽市轄的鄧州、內鄉、淅川、鎮平、臥龍區之石橋,以及南陽市區內尚有板頭曲的演奏活動。而能組成箏、三弦、琵琶等弦索演奏班子的,只有鄧州(以宋廣生為首)和市區(以黃天錫為首)的兩個班子,其它地方大都是單樂器演奏。有的需看譜演奏。再者演奏板頭曲的樂手亦趨于老化,后繼乏人,這樣的現狀非常今人擔憂。
     可喜的是,當前在我國音樂院校的本科教材《樂中學》中,有專門的篇章論述河南板頭曲,而板頭曲《閨中怨》、《高山流水》、《上樓》、《下樓》以及曹東扶創作的箏曲《鬧元宵》等,已列入高等音樂專業《中國器樂表演教學大綱》的古箏曲中。此外還有《和番》、《落院》、《思鄉》、《打雁》、《蕭妃舞》板頭曲目,已在全國各大音樂院校作為古箏教學內容。
      老一代板頭曲傳承代表人物魏子獻、曹東扶、王省吾、曹正等,已為后人作出了光輝榜樣,可謂桃李滿天下。他們的學生大都成為教授、專家。這樣一代傳一代,若從1949年算起而今已傳至第四代。如今河南板頭曲的流傳,不只局限于南陽,而是全省乃至外省市、區,更可喜的是:板頭曲已走出國門,流向世界。
      除了大專音樂院校教授三弦、古箏、琵琶等弦索、板頭曲之外,在改革開放之后,在省內不少市、區,特別是南陽地區逐漸興起個人和團體舉辦的古箏、琵琶、三弦等各類各種器樂班。南陽市區內曾作了一個粗略的統計,已有三弦、古箏、琵琶學習班30余處,學員大都是青少年學生為主,其教學大都以板頭曲作為一項內容,這些樂器班的辦班時間長短不等。以鄧州為例,國家級板頭曲傳人宋光生先生的古箏教學班,被稱為宋氏古箏班,已辦了30年。他幫兒子宋濤在家辦班,女兒宋珂在南陽辦班,他侄子宋飛把班辦到了?谑。光生先生除幫兒子教學外,曾先后在?、湛江、上海、昆山、襄樊、南陽市區等地舉辦古箏、板頭曲教學輔導,宋氏古箏弟子已逾兩千人,遍及省內外,很多優秀學生已經取得碩士、博士研究生學位,有的已成為藝術團體骨干,有的則又成為古箏傳人。若將各縣、市、區加起來就單參加古箏、琵琶、三弦學習的約在七千人次以上。無論這些青少年是懷著升學、就業或是提高藝術修養的各種目的從師學藝,但效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板頭曲的傳承后繼有人,而且是這么大批的,又多是受到中、高等音樂教育的傳人。這一批批后人,在若干年之后,會有一大批人,回到基層、回到民間,到那時,民間就有了一批具有高等音樂素質的板頭曲傳人,板頭曲演奏活動將會超過任何歷史時期的繁榮和昌盛。板頭曲不會消亡,將會隨著文化藝術的發展而流傳萬代。
       河南板頭曲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的傳統音樂,它是中華民族寶貴的無形資產。2006年月6,板頭曲被國務院宣布為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2008年1月20日,鄧州市宋光生被宣布為國家級板頭曲傳人。這是國家對板頭曲以及其他非物質文化遺產文化價值的充分肯定。
對板頭曲的傳承與保護,首先是保護。除了搜集、整理、演奏、研究、傳承、傳播等動態保護外,還要采取措施,實施靜態保護,如文獻保護、文物保護、音像資料保護等,如有條件可建立板頭曲資料庫(館)。開發排練一些特色曲目,加強藝術表現手段,引人視聽,并爭取新聞媒體對板頭曲開辟專欄、舉辦講座、展播等手段擴大宣傳效應。
      最后引用《非物質文化遺產概論》中的一段話作為本文的結束:“溫家寶同志在談到非物質文化遺產中說‘我對非物質文化遺產有三句話的理解:第一,它是民族文化的精華,第二,它是民族智慧的象征,第三,它是民族文化精神的結晶!俏镔|文化遺產,為什么能傳下來千古不絕,就在于有靈魂、有精神,一脈文心傳萬代,千古不絕是真魂,文脈就是一個民族的魂脈,今天要保護非文化物質遺產,就是傳承民族文化的文脈”。
 




上一篇:那些正在消失的手工藝
下一篇:淺談安陽四股弦

金佰利菲律宾真人真钱在线 延安市| 常州市| 教育| 洪洞县| 万载县| 盱眙县| 西宁市| 陕西省| 贵州省| 肃北| 饶平县| 安多县| 深州市| 项城市| 汝州市| 广平县| 镇宁| 岱山县| 鄯善县| 类乌齐县| 姚安县| 井陉县| 满洲里市| 安阳县| 师宗县| 原阳县| 宜兰市| 玉田县| 江安县| 应城市| 调兵山市| 讷河市| 永川市| 柏乡县| 长阳| 延津县| 汕尾市| 英超| 措美县| 礼泉县| 耿马| 全椒县| 余庆县| 武乡县| 奈曼旗| 庆阳市| 东丰县| 巴里| 沿河| 宁河县| 民乐县| 永兴县| 孟连| 许昌县| 宣城市| 麻城市| 平湖市| 安泽县| 双流县| 江津市| 九江市| 岗巴县| 台东市| 广灵县| 大同市| 宾川县| 商水县| 大荔县| 拉萨市| 棋牌| 泰安市| 文水县| 灵石县| 进贤县| 建湖县| 广丰县| 清流县| 铜山县| 鞍山市| 仁寿县| 孟连| 长泰县| 南充市| 九江县| 闸北区| 云浮市| 芦山县| 晴隆县| 南平市| 通江县| 惠来县| 惠来县| 阿拉尔市| 红桥区| 鸡东县| 从化市| 南宫市| 兴安盟| 乃东县| 彭阳县| 韶山市| 邵阳县| 滨州市| 耿马| 昌乐县| 汾西县| 淳化县| 卓资县| 金堂县| 琼中| 邓州市| 四子王旗| 台州市| 改则县| 德保县| 广州市| 清镇市| 北流市| 峨眉山市| 宜章县| 高陵县| 邹城市| 普洱| 凤阳县| 卢氏县| 郓城县| 卢龙县| 乾安县| 绥滨县| 鸡泽县| 荔波县| 庆云县| 青河县| 宜春市| 阆中市| 那曲县| 尼木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