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非遺文學 >> 非遺微雜志
非遺微雜志
淺談安陽四股弦
點擊: 次  發布時間:2016/10/30 17:26:48

淺談安陽四股弦

  時間:2016-8-4
 文:楊樹立
      四股弦是我國地方戲稀有少數劇種之一。源于河南省北部,河北省南部及山東、山西省部分地區。四股弦又名五調腔,吸收了二夾弦、落兒腔、絲弦、娃娃腔及河北梆子等劇種的營養,在民間俚語的基礎上,不斷取長補短,逐漸演變成現在的四股弦。19世紀傳入安陽,四股弦從誕生到現在已有近200年歷史,從1920年到抗日戰爭時期,四股弦有了突破性發展。1937年“七七”事變后陷入低潮,解放以后又得到復興。
      四股弦在內容上,起初大多數是反映民間家庭生活的小戲,后來逐漸轉變為演出歷史傳統戲和連臺本大戲。其唱腔優雅流暢、委婉,語言含蓄、幽默、通俗。唱詞多為七字、十字韻。傳統伴奏樂器為四胡,也就是四股弦琴胡,經多年的實踐,四胡受到音域的限制,包腔不嚴謹,現已改為板胡領奏,增加了亮度和透明。四股弦有極高的包融性,兼收并蓄,具有各家之長,又不失其個性,是寶貴的文化遺產。
      豫北的四股弦使用中州語道白演唱,唱腔吐字跌宕起伏、高亢激昂,充滿陽剛之氣。二本腔高音區直沖嗨E,其他劇種不可比擬,具有濃郁地方特色。四股弦的音樂以板腔體為主,宮調式為主,徵調式為輔。用降B調作為主調。以唱腔、伴奏和曲牌音樂三大部分組成。四股弦的伴奏分文場、武場兩大類,文場伴奏主要用于根據劇情設計的唱腔音樂和配合演員表演、伴奏曲牌音樂。武場伴奏用于演員唱腔的開頭和收尾以及用于配合人物上場、下場、念白、身段和武打。以程式化的鑼鼓經“緊急風”、“四擊頭”、“跺頭”、“滾頭”“馬腿”、“水底魚”、“沖頭”、“叫頭”、“望家鄉”、“撲燈娥”等根據劇情輪番配合使用。
      四股弦劇種的表演行當為生、旦、凈、末、丑五大類,是土生土長的地方劇種,有著濃厚的鄉土氣息和廣泛的群眾基礎,表演生動、活潑、粗獷,在唱腔方面僅有男腔和女腔之分,男腔略低女腔略高,以真聲為主,輔以假聲或真假混合聲。唱腔真嗓吐字、假嗓甩腔、舒展奔放。善于塑造樸實高亢各種英雄人物的獨特藝術風格。豫北地區多年流傳著“不鋤地、不澆園,也要去看四股弦”的民謠。
      解放初期,以安陽縣的馬投澗鄉王二崗村和北郭鄉豆官營村為主體的民間藝人成立了安陽縣四股弦劇團,當時的市委領導非常喜歡聽四股弦并格外重視,后調入市內,成為我市的專業藝術表演團體:安陽市四股弦劇團。劇團演員文化水平較低,甚至文盲,學員學戲全靠師傅口傳心授,心領神會為主。師傅教唱往往用“申將申”替代任何戲詞,簡單易懂。粗淺的腳本靠口授,通俗的道白,易懂重復的旋律代代相傳,嚴重制約了劇種的發展,盡管排練了一些象《紅色娘子軍》一類的大型劇目,文革中還是被撤銷解散。
      1976年粉碎四人幫,重新恢復四股弦劇團,文化局領導將我調入該團,先后擔任音樂唱腔設計、舞臺藝術總監及樂隊隊長。為扭轉被動局面,古裝戲剛內部開放,我和團里部分業務骨干赴北京學習中國京劇團的“逼上梁山”、邯鄲京劇團的“孫悟空三打白骨精”,連夜抄劇本,移植并設計唱腔,加夜班教唱腔、合樂、響排、彩排,在安陽大劇院演出空前轟動,大獲成功。古裝戲的全面開放,使劇團換發生機,劇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趕排了《逼上梁山》,演員高志信,王天寶自己動手做道具、頭飾,日夜奮戰。該劇在安陽劇院連演一月,每天三場爆滿,白希順飾演的林沖,趙寶珠、時秀麗的林娘子,張海生的魯智深,鄭國臣的高俅及刀馬旦石玉鳳的踢飛槍,轟動安陽市民,該劇第四場貞娘(林娘子)的唱腔“我的夫做教頭英勇志壯”當時由河南人民廣播電臺錄制,福建前線對臺廣播電臺播放。在安陽劇院演出期間,演員自己買票必須提前登記,當時一等票每張0.4元,每人限購5張。劇場每場只給留50張票(一等票里最差的票)。
      而后移植曲劇《卷席筒》及《卷席筒后傳》,白希順的倉娃,趙寶珠的老旦,鄭國臣的縣令把戲演得活靈活現,高志信的帽翅功夫場場叫好。在鶴壁中山劇場每天四場。場場爆滿。在我市紅光劇場每天演出三場,演員自己需要的票始終沒有得到滿足。有好多觀眾連看數場,并根據字幕記下主要唱段的唱詞,我也曾經對一些熱衷四股弦的朋友輔導過小倉娃的大段唱腔并贈送過他們《卷席筒》的唱腔音樂譜本。
      《白蛇后傳》移植于鄭州市豫劇團。時秀麗的白素貞,李小蓮的李士林演得情真意切,母子倆相見一場戲我大膽使用了“二重唱”的雙聲部演唱,將劇情展現的淋漓盡致。值得一提的是飾演許仙的李月霞,原系我市豫劇二團的當家小生,調入該團后很快適應四股弦劇種,天資聰穎,以扎實的戲劇基本功表演和渾厚明亮的嗓音展現給觀眾的四股弦唱段幾近完美,備受歡迎。該劇目在舞臺上大膽采用了魔術表演形式,以“大變活人”吸引了觀眾,也是增加票房價值的一種手段。
      《花為媒》是移植中國評劇院的劇目,劇中飾媒婆的李小蓮,頗有趙麗蓉的演技味道,飾張五可的時秀麗也很出彩,張友信的李茂林和謝世英的小生都很優秀。我在唱腔設計上也下了功夫,從評劇到四股弦兩個劇種的跨越也是第一次嘗試,首次在我市人民劇院演出就倍受歡迎,久而不衰。
      《呼家將》七本連臺本戲是我團資深導演馮畢生(大雷)的代表作。在劇本創作上,既保留了四股弦傳統劇目<老八本>的表演模式,又不失本團演員的藝術風格,實乃名家!飾演呼延慶的李小蓮,飾演龐文的張友信和天官老寇準的高志信都很棒。此劇目走南闖北,為安陽四股弦的生存而起到的作用不可小覷。
      談到連本戲,不能不說《少國公》三本戲。當年山東聊城劇團來安陽演出該劇,時任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的崔子云看過戲后,就想讓我團趕排。當時劇團在河北永年演出,把我緊急召回,當晚叫我騎著28的大“飛鷹”自行車帶他一塊去安陽劇院找聊城劇團要劇本并觀摩演出。在宣傳部領導的全力支持下,劇團邊在河北演出,邊寫唱腔邊排練。飾演少國公的李小蓮,飾演丫環小春紅的石秀玲表演最為出色,使該劇目成為我團的“看家戲”。
      由于我多年的勤奮努力,在四股弦音樂唱腔上追求完美,鍥而不舍,也受到大家的一致好評,樂隊首席板胡孟奇順生病住院期間或下鄉每天演出兩場以上時,我都擔任首席領奏。在1983年,1984年劇團演出的鼎盛時期,我連續出席安陽市文化戰線勞動模范。
      安陽四股弦劇團的最大特點是上戲快,演員不怕辛苦,排戲的速度之快堪稱同行業之最,賴以新戲碼生存取勝。其中不乏有“熊瞎子掰玉米——掰一個扔一個”的教訓。翻閱我進團后存放的音樂設計資料顯示:
      1976年排練的大型劇目《苗嶺風雷》、《洪湖赤衛隊》和《南國烽煙》,小戲《審椅子》、《兩張圖紙》、《三定樁》,粉碎四人幫后排練的《普天同慶》。
      1977年排練的《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移植邯鄲市京劇團劇目)、《逼上梁山》(移植中國京劇院劇目)、《楊門女將》、《追魚》。
      1978年排練的《寶蓮燈》、《穆桂英掛帥》、《姐妹易嫁》、《闖王旗》、《卷席筒》(移植鶴壁市豫劇團劇目)。
      1979年排練的《楊八姐游春》(移植河南省豫劇院一團劇目)、《婆媳親》、《畫皮》、《三鳳求凰》、《花為媒》(移植中國評劇院劇目)、《五彩驕》、《呼家將》1——7本。
      1980年排練的《桃李梅》、《巾誤冤恨》、《鬧龍宮》。
      1981年排練的《金牌恨》、《影誤重圓》、《燕燕》、現代戲《甜蜜的事業》。
      1982年排練的《少國公》1——3本(移植山東聊城豫劇團劇目)、《大紅袍》、《花燈案》、《水冰心抗婚》。
      1983年排練的《白蛇后傳》(移植鄭州市豫劇團劇目)、《卷席筒續集》(移植鶴壁市豫劇團劇目)、《伯樂公主》、《豆腐郎》。
      1984年排練的現代戲《枯木逢春》,(參加我市專業戲劇表演團體匯演一等獎)。
      1985年排練的《七品芝麻官后傳》(移植鶴壁市豫劇團劇目)、《楊宗英下山》1——3本!毒徘待堉椤1——4本。
      1986年排練的《姐妹皇后》1——3本。
     四股弦鼎盛時期票房價值較高的優秀節目為《白蛇后傳》、《卷席筒》、《三鳳求凰》、《追魚》、《呼家將》七本、《少國公》三本等劇目。
     在1984年現代戲匯演中,由程廣林編劇,榮祖民導演,楊樹立設計音樂唱腔的《苦梅逢春》獲我市專業戲劇匯演一等獎。
     鼎盛時期的每年初三以后,劇團開始唱廟會,走高臺。先后在安陽附近的馬關屯、秋口、郭里、白壁、大碾屯等地連續五、六個臺口演出;虻胶颖庇滥、峰峰、館陶、臨漳、邯鄲一帶演出。每到一處,村里殺豬宰羊,每天兩場戲,戲價200至300元之間,每場演出3個小時,廟會當天上午起戲村里按戲價的標準發給演員紀念品。每場演出,劇團發補助費每人0.3元,趕場每人發1.1元,加夜班排戲每人0.2斤糧票和0.2元。在經濟匱乏的年代,當時已經很不錯了,下鄉演出包戲管飯,讓市豫劇一團,二團,曲藝隊,地區劇團羨慕不已。
      每年四月以后,按演出公司安排的路線,分別去新鄉、鄭州、開封、洛陽、焦作、武陟、溫縣等地進劇場做巡回演出。進城市正規劇場,一般是每天一場戲,上午排練新劇目,下午休息或個別換角色的人員啞排,晚上演出要求一絲不茍,每場演出都關系到劇團的聲譽。秋后仍下鄉到曲溝、房山、善應及林縣和山東菏澤一帶唱高臺。
      四股弦的樂隊文場首席為板胡(定降B 調內6外3)和四胡(內1外5)及嗩吶、竹笛(筒音做2)是樂隊的高音部。二胡(內2外6)、笙為中聲部和聲。揚琴、琵琶為彈撥聲部。大提琴走低聲部。排練現代戲另加管樂小號,長號及單簧管等樂器。武場面由司鼓指揮,定音鼓、大鑼、手镲、二鑼、梆子一字排開。
      四股弦以板腔體為主,分為二板類,包括大起板、慢板、按板。為一板三眼,以四分之四記譜。二板的起法聽司鼓安簧:“多落”走大起板《唱起了四股弦就樂翻了天》為譜例。表家鄉,敘往事通常用跺頭掛弦,鼓簧為“大大大臺”進銅器跺頭加音樂。也可用“反調掛”。唱腔往往要轉“流水”或進“三版”結束。流水類,包括慢流水、緊流水、贊子板。為一板一眼四分之二記譜。流水起板用銅器“棒子穗”或“雙飛燕”起接文場過門,中間可多次過板,最后叫銅器,以“三板”結束。以《唱起了四股弦就樂翻了天》為譜例。
      三板類:包括散板,節奏自由,緊梆子,加銅器,能使演員將劇情的人物感情表達的淋漓盡致。以《安陽頌》為譜例。
     “金鉤掛”也是常用板式,由河北梆子進化演變而來。徵調式,有板無眼,四分之一記譜,文武場齊下,唱腔激昂,加邦子!栋碴栱灐返奈猜暈樽V例。
       1988年以后,受影視藝術和經濟大潮的沖擊,人們對傳統戲的興趣愈來愈淡漠。另外,一些頗有造詣的老藝人因年事已高逐步退出舞臺,有的相繼謝世。而年輕藝人在技藝上能獨樹一幟,在劇團中享有威望的很少。上述原因使四股弦的發展舉步難艱,瀕臨危機的狀況難以改變。由于劇團衰敗,被合并到豫劇團。目前安陽市只有民間個體的王二崗,豆官營的草臺戲班,王二崗劇團以王寬先生為代表的熱衷四股弦,他們為發展,弘揚少數稀有劇種四股弦默默的貢獻著自己的青春!
 




上一篇:板頭曲遠近談
下一篇:話說“非遺+”——寫在我國第10個“文化遺產日”來臨之際

金佰利菲律宾真人真钱在线 济宁市| 安福县| 象州县| 虎林市| 中西区| 烟台市| 襄汾县| 阜新| 房产| 大石桥市| 鄂伦春自治旗| 资中县| 苏尼特左旗| 吴旗县| 平舆县| 葵青区| 连山| 昌邑市| 衡阳市| 恩施市| 汝南县| 巨野县| 无棣县| 清涧县| 富平县| 堆龙德庆县| 秦安县| 霍州市| 丰城市| 西林县| 葵青区| 雅江县| 吴桥县| 嫩江县| 双流县| 华坪县| 开鲁县| 石狮市| 阳朔县| 新沂市| 凭祥市| 定远县| 壤塘县| 务川| 旌德县| 邵东县| 当雄县| 凯里市| 仁化县| 喀喇| 大安市| 随州市| 镇沅| 洛宁县| 上虞市| 西乌珠穆沁旗| 济源市| 龙江县| 陵水| 马关县| 嫩江县| 凌海市| 南宫市| 巩留县| 吴桥县| 苏尼特右旗| 波密县| 昌黎县| 铁岭县| 额尔古纳市| 宁城县| 东光县| 凤庆县| 饶河县| 堆龙德庆县| 松滋市| 灵石县| 墨玉县| 谷城县| 岳池县| 乐安县| 云安县| 凯里市| 咸丰县| 包头市| 衡水市| 六盘水市| 阿巴嘎旗| 文成县| 婺源县| 玛多县| 扶余县| 麦盖提县| 克拉玛依市| 万年县| 永州市| 佳木斯市| 文水县| 图片| 霍城县| 攀枝花市| 铜川市| 晋城| 扎鲁特旗| 兴国县| 辉南县| 沂南县| 娱乐| 凤庆县| 中山市| 吴川市| 龙岩市| 南投县| 达孜县| 霍林郭勒市| 石林| 新绛县| 邹城市| 银川市| 奈曼旗| 晋江市| 桂林市| 潮安县| 诏安县| 雷州市| 连江县| 晋中市| 祁东县| 安新县| 博兴县| 抚顺县| 保靖县| 延长县| 芦山县| 张家港市| 胶南市| 绍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