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非遺文學 >> 非遺微雜志
非遺微雜志
傳承人在“非遺”檔案管理與保護中的優勢及作用
點擊: 次  發布時間:2017/2/28 22:11:45

傳承人在“非遺”檔案管理與保護中的優勢及作用

——以吳魯衡羅經老店傳人為例

文/孟俊峰 

摘要:非物質文化遺產檔案的管理與保護是“非遺”傳承與保護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傳承人作為“非遺”的繼承者、實踐者、傳播者、保護者,其特殊的身份決定了其在“非遺”檔案的管理與保護中具有的優勢及作用。萬安吳魯衡羅經老店傳承人在“非遺”檔案管理與保護中的優勢及作用對其他傳承人會有啟發同時對其它“非遺”檔案的管理與保護也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關鍵詞:傳承人;非物質文化遺產;檔案;吳魯衡羅經老店

 

檔案不僅包括有保存價值的文字、圖表還包括聲像等不同形式的歷史記錄,而非物質文化遺產(以下簡稱“非遺”)檔案更是復雜多樣,不僅僅包括有保存價值的文字、圖表更多的是聲像等不同形式的歷史記錄!秶鴦赵恨k公廳關于加強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意見》中明確表示:“要運用文字、錄音、錄像、數字化多媒體等各種方式,對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真實、系統和全面的記錄,建立檔案和數據庫。[1](p234)可見“非遺”檔案的管理與保護是一項復雜而意義深遠的工作。

                                                     

一、傳承人在“非遺”檔案管理與保護中的優勢

傳承人在“非遺”檔案的管理與保護上具有先天優勢,正如劉錫誠先生所言:“傳承人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傳承者和傳播者,他們掌握并承載著比常人更多、更豐富、更全面、更系統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知識和技藝,既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活”的寶庫,又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代相傳的代表性人物![2](p3)

(一)  傳承人擁有并深入了解“非遺”檔案

傳承人在“非遺”檔案的管理與保護工作上具有先天優勢。一方面傳承人擁有大量的非遺檔案。另一方面傳承人的生活環境和學徒經歷使其對非遺檔案有深入了解。以吳魯衡羅經老店第八代傳人吳兆光為例,其從作為第七代傳人的父親吳水森手中接手老店時有大量的實物繼承,如:吳氏老宅、吳氏祖上遺傳的各類物品,各式各樣的羅經,與羅經相關的各類文字資料,制作羅經的工具等。更重要的是其從父親那里系統的學到了老店的整套羅經類產品的制作技藝,能靠自己學到的技藝維持老店的生產經營。比較而言,傳承人占有更多且優質的“非遺”資源,有系統的知識體系,有實際操作經驗,更加清楚哪些是核心檔案。新的傳承人能在繼承前人經驗的基礎上不斷進步并完好保存大量的“非遺”檔案,這樣不僅有利于“非遺”檔案的管理與保護也有利于傳承人非遺活動的進行。

(二)傳承人掌握著“非遺”的核心技術與核心檔案

非遺檔案具有檔案和文物的雙重性質,有些價值不菲,意義深遠。在“非遺”檔案的整理與保護中傳承人掌握的某些檔案涉及到行業核心技術,這些檔案可能會涉及到傳承人的知識產權,同時這些核心檔案往往帶有強烈的個人情感或帶有一定的行業信仰在其中,所以是不能輕易視人的更不會隨便公開。比如,吳魯衡羅經制作技藝中的磁針安裝工藝,一般只有老店的傳人才能掌握這一核心技術。磁針的安裝是吳魯衡羅經老店羅盤制作中最重要的環節,這一工藝歷來秉承著“傳子不傳女”“傳媳不傳女”的傳統,F在這一技藝由老店第八代傳人吳兆光掌握,在操作這一環節時一般會在老店閣樓中單獨進行。再如吳魯衡羅經老店的盤譜和磁石,一個是老店祖傳的寫盤參照資料,一個是吳氏先人用生命保護的羅經生產工具,都是不會輕易視人的更不會隨便交給他人保存。同樣,在其他非遺項目中也有類似的情況,如界首扁擔戲藝人口中發聲用的“篾子”,天長天官畫藝人繪畫用的畫譜等。但凡保存完好的非遺檔案中都有可能涉及某個行業的核心技術或某個家族的族譜、家書又或是某一行業的行業圖騰、信仰等。這種帶有行業隱秘性的核心技術或帶有承襲色彩的資料又或是某一行業的行業圖騰、信仰的檔案資料不僅是行業脈絡和家族脈絡記錄,更是人們心理認同的媒介,是團結、互助、凝聚、交流的精神檔案。這些作為“非遺”檔案管理與保護的重點只有傳承人的參與才能展開。

(三)傳承人對“非遺”的特殊情感

傳承人發自內心的對家族、家業或師門的使命感與榮辱觀為“非遺”檔案的管理與保護增添了感情色彩。對家族、家業或師門的認同,并自發產生的使命感與榮辱觀是傳承人管理與保護“非遺”檔案的良好出發點,也是其他“非遺”檔案的管理與保護者所欠缺的。吳魯衡羅經老店第七代傳人吳水森、第八代傳人吳兆光父子二人正是在對家族、家業認同的基礎上,肩負起重振家族產業的使命,以自己對吳魯衡羅經老店所做貢獻的大小為榮辱,進而使得萬安吳魯衡羅經老店在近些年有了快速的發展。

在徽州地區宗族觀念深入人心,家族的興衰無形中影響著家族中的每一個人,對于家族、家業的使命感與榮辱觀更是從小就在當地人們心中形成。吳魯衡羅經老店所在的徽州地區現今仍保存著大量的祠堂、牌坊、族譜、家書等,這些都是促使人們產生對家族、家業使命感與榮辱觀的因素。在《休寧縣志》中關于萬安羅盤有這樣的記載:“萬安羅盤2006年2月6日被國務院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名錄。產于縣內國家級歷史文化名鎮——萬安鎮。萬安羅盤制作業始于元末明初,發展于明代,鼎盛于清代中葉,距今已有600余年歷史,是目前全國唯一以傳統技藝手工制作羅盤的地方。歷史上,曾有方秀水、胡茹易、吳魯衡等羅盤制作名家,后尤以吳魯衡為著![3](p1158)現今的吳魯衡羅經老店延續著以老店創始人吳魯衡的名字命名這就是對前人的敬畏,對家族、家業的認同。據吳魯衡羅經老店第八代嫡系傳人吳兆光介紹,其傳家寶也就是老店用來磁化羅盤指針用的磁石有這樣一個帶有傳奇色彩的故事。清咸豐年間,太平軍攻入徽州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時值第四代傳人吳肇瑞掌管吳魯衡老店,其在看到時局動蕩后迫不得已攜全家逃難。在逃難途中恰巧遇到太平軍,并被太平軍誤以為吳肇瑞懷中藏有貴重物品,吳肇瑞誓死保護懷中所藏的磁石,最終被太平軍迫害。太平軍搶到磁石后卻不以為然將其丟棄一旁,與吳肇瑞一行逃難的親屬含痛收起石頭并將吳肇瑞安葬。吳魯衡羅經老店第四代傳人吳肇瑞舍命保護祖傳磁石的英勇行為成為激勵吳魯衡后人用心做好羅盤的動力,經過幾代傳人的努力萬安吳魯衡羅經老店所生產的羅經類產品在同行業中享譽盛名。

像吳魯衡老店這樣傳承人之間的血緣關系使得傳承人產生對前人的敬畏,能用心、持續的從事祖傳家業,默默的把“非遺”當做自己的人生事業。因此對“非遺”的傳承與保護更加用心,進而對相關檔案的管理與保護也更加認真。當然,非遺傳承人的承襲不一定都是血緣關系的承襲,但總起來說傳承人在“非遺”檔案的管理與保護上的優勢是明顯的。

 

二、傳承人在“非遺”檔案管理與保護中的作用

傳承人發揮自身優勢對非遺檔案的管理與保護有重要作用。近些年萬安吳魯衡羅經老店在第七代與第八代傳人的共同努力下有了快速的發展,特別是從改革開放后,吳水森等人帶頭率先恢復了傳統手工木質羅盤制作工藝開始。筆者在同第八代傳人吳兆光訪談中其回憶到,其父親在十分困難的情況下力排眾多壓力投身羅盤行業的恢復中,如果當時沒有恢復萬安羅盤制作行業,可能這個行業就消失了。受到父親的影響,吳兆光在退伍后逐步接手了吳魯衡羅經老店的各項事務,先后牽頭修復了吳魯衡羅經老店,建立了羅經文化傳習基地,修建了安徽萬安羅經文化博物館,新建百畝銀杏原材料基地等。還投身到萬安羅盤文化的宣傳、推廣中。

相較其他人傳承人來說,有血緣關系的傳承人在具體“非遺”實踐中更容易找到感情寄托,做事也更為用心,遇到問題能及時、高效、徹底的解決,并且大都會終身從事“非遺”事業。吳魯衡老店傳承人花費大量精力建造的萬安羅經文化博物館為萬安羅盤制作技藝相關檔案的管理與保存提供了特定空間,據吳兆光介紹博物館藏有其祖傳和搜集到的各類藏品共一千多件。有不同時期的各類羅經,羅經制作工具,相關書籍等。此博物館的設計與使用參照了專業的博物館和檔案館,并且具有自己的特色!胺俏镔|文化遺產檔案既直接反映了文化活動項目的基本面貌、傳承情況,也是文化發展、歷史發展的間接見證。作為一種珍貴的、重要的檔案文化資源,本身具有重要的文化價值,不僅有助于完善現有檔案資源,建立特色檔案館藏,也有助于保護與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和歷史文化,培育民族精神,推動人類文明不斷進步![4](p80)羅經文化博物館、羅經文化傳習基地和吳魯衡老宅“三位一體”的模式,發揮了博物館、傳習基地、老宅、家庭作坊齊聚一塊兒的綜合優勢,這都是傳承人發揮自己作用,用心傳承與保護“非遺”的具體體現。

當然,傳承人的優勢、精力和能力都是有限的。在吳氏父子二人用心傳承保護羅經制作技藝的同時社會各界也給予了一定的幫助。如,面對老宅的拆遷時社會各界人士在社會上進行保護老店的呼吁,在建萬安羅經文化博物館時政府提供了政策和資金上的支持,社會愛心人士也為博物館建設提出了寶貴建議并捐贈了一些藏品,學術機構也在科研上進行了關注等,這都來自社會的支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與保護不僅僅是特定人群要做的事情,需要社會各界的廣泛參與。

結語

傳承人對于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與保護的重要性逐漸被人們認識到,而傳承人對非物質文化遺產檔案的管理與保護的重要性值得關注。做好非物質文化遺產檔案工作是保護和傳承好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途徑。對非遺檔案的管理與保護不僅僅是檔案部門的職責,傳承人及社會各界的參與是十分必要的。引導傳承人發揮自身優勢,加強社會關注,形成全方位、專業、合理、高效的非遺檔管理與保護經驗并推廣是值得嘗試的。

 

(本文系安徽大學徽文化傳承與創新中心2015年開放課題中標項目“萬安羅盤的制作工藝與傳承研究——以吳魯衡老店為中心”,項目編號:Y01002302;安徽大學研究生學術創新研究項目“省級‘非遺’——天長天官畫的傳承與保護狀況調研”的研究成果,項目編號:yfc100327 )

 

參考文獻:

[1] 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普查手冊[M].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2007.

[2] 劉錫誠.論“非遺”傳承人的保護方式[J].河南教育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1,(1).

[3] 休寧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休寧縣志[M].黃山:黃山書社,2012.

[4] 李英.非物質文化遺產檔案的特點和建檔原則[J],檔案管理,2012,(1).

作者簡介:

孟俊峰(1989—),男,河南鄭州人,安徽大學藝術學院碩士研究生,任職于安徽省美術家協會。

(注:本文選自《山西檔案》2016年第四期)




上一篇:倪寶誠:青年學人的良師益友 民間藝人的全能家長
下一篇:河南非遺文創聯盟應邀在百匯文創市集舉辦活動

金佰利菲律宾真人真钱在线 安龙县| 台北县| 辛集市| 寻乌县| 平昌县| 长乐市| 株洲县| 临夏市| 杭州市| 任丘市| 九江县| 北川| 凤城市| 环江| 五台县| 宜都市| 谷城县| 萝北县| 大庆市| 和林格尔县| 南汇区| 宜兴市| 南安市| 东至县| 张家港市| 湘潭县| 瓦房店市| 昌吉市| 泽普县| 家居| 阜阳市| 民权县| 马龙县| 兴业县| 江永县| 万宁市| 靖安县| 吉林省| 康马县| 旅游| 武功县| 来安县| 大安市| 辛集市| 谷城县| 图木舒克市| 玉龙| 齐齐哈尔市| 大庆市| 潼南县| 灵寿县| 德阳市| 黄冈市| 稷山县| 互助| 安溪县| 尼勒克县| 大竹县| 明光市| 察哈| 五原县| 宾川县| 柘荣县| 米易县| 潼关县| 娱乐| 金门县| 北辰区| 新源县| 喀什市| 重庆市| 桂林市| 商都县| 禄丰县| 宣化县| 万源市| 抚顺市| 义乌市| 专栏| 上饶市| 辽阳县| 民权县| 鹿泉市| 普陀区| 梧州市| 勃利县| 谷城县| 额济纳旗| 镇远县| 南召县| 台山市| 东丽区| 井研县| 赣州市| 林甸县| 长阳| 蒙自县| 崇仁县| 沙雅县| 安图县| 东明县| 达州市| 汾阳市| 青浦区| 襄垣县| 武鸣县| 安陆市| 葫芦岛市| 石狮市| 牡丹江市| 叶城县| 黑龙江省| 防城港市| 容城县| 镇巴县| 抚州市| 青田县| 永清县| 灵丘县| 长春市| 新泰市| 柘荣县| 许昌市| 清河县| 湖南省| 含山县| 平乡县| 北辰区| 科尔| 筠连县| 内乡县| 长垣县| 离岛区| 商河县| 淳化县| 工布江达县| 芜湖市|